沈阳母婴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备孕期

谜武道玄皇第三百七十九章伤兵营里遇故人第一

2020年09月19日 沈阳母婴网

武道玄皇 第三百七十九章 伤兵营里遇故人(第一更)

天宝説完,就朝着众虎卫军士望去,一双小眼睛提溜提溜直转。<-.

众虎卫军士虽然隶属于风铃城防,但心中都打着小算盘:廖城主处处都听从沈潮的,露琼是沈家的千金,哪个敢得罪,况且天宝是这风铃城“小霸王”,众军士更是早有耳闻,所以听到天宝呼喊,众军士都朝着后面退了几步,生怕被这“小霸王”抓住练拳。

“姑娘,不用救我了,谢谢你的好意!xiongdi们都死了,他们都在路上等我!十八年后,我又是一条好汉!”那鹿灵守卫终于相信露琼是有心相救,眼中充满了感激之情。

露琼ānwèi道:“不要説话了,你的伤没有大碍,会好的!”説罢,拿出细绳,借助着身边的灯火,将那汉子伤口里的血管一一系住,好在没有伤到动脉,这鹿灵守卫才捡回了一条命。露琼掏出银针,刺中了那守卫的麻穴,之后便搭上针线,将那守卫的伤口缝合,最后上了些伤药,又用纱布将那守卫的胸口缠好。

“谢谢小姐jiuming之恩!”那鹿灵守卫双目含泪。

凌寒静静的看着露琼救人,便如看到了那救死扶伤的香妃一般。露琼在自己心中的形象,不再是那个有些冷淡,有些娇惯的小姐,而是一个圣洁的仙女,用手中的柳枝,拂去世人的创伤。凌寒顿时感觉自己是如此的渺小,竟然是这创伤的始作俑者!

露琼一个又一个的救助着鹿灵岛的伤员,遇到重伤难愈的伤员,露琼便diǎn住他们的麻醉穴,减轻他们的痛苦。

凌寒也开始默默的bāngzhu露琼,将那些挣扎的伤员舞动的手脚按住,好让露琼安心治病,二人配合的竟然十分默契。

正当二人救助到一旁的角落时,凌寒忽然感觉手腕一紧,一个声音因为jidong而变得嘶哑道:“你是……你是,凌公子!”

凌寒吃了一惊,朝着抓住自己手腕的那人一看,只见那人身材高大,一脸的络腮胡子。

“你是……”凌寒看到那人满脸胡子,相貌十分熟悉,先是一楞,随后双手紧紧的抓住那那人的手臂,惊声道:“你是……胡子张!”

那人likè连连diǎn头道:“凌公子,是我!我是胡子张!”

凌寒的双手因jidong而颤抖,紧忙问道:“你怎么在这里,我舅舅呢!”

“冰爷他……冰爷他……”那胡子张一紧张,竟是説不出话。

“快告诉我,我舅舅他怎么了!”凌寒双手抓住了胡子张的手臂,yizhèn用力的摇晃。

“啊!”那胡子张发出了一声惨叫。

原来凌寒在在不知不觉中,双手的真气涌出,那胡子张并没有什么修为,如何能够抵挡凌寒的双手的抓握。

凌寒听到那胡子张发出惨叫,才意识到自己有些用力过猛,便松开了胡子张,问道:“张大哥,你慢慢説!”

那胡子张正是当初凌寒舅舅冰烈接走凌寒出海之时,那海船的船老大。

胡子张揉了揉被凌寒捏得剧痛的手臂,道:“凌公子,那日,你坠入海中,冰爷他也想跳海找你,只是我们还被那天杀的海盗捉住,只能眼睁睁看着你消失不见。那海盗见我们船上有许多金银珠宝,便要挟冰爷,给黑岩大陆的老爷送信,不然就要撕票。只是冰爷他恼怒这帮海盗害了公子,死也不肯,那帮海盗也不着急,只是每日折磨冰爷!”

凌寒双目圆瞪,牙齿咬得“咯咯”作响,双拳紧握,问道:“那海盗可是这鹿灵岛的贼人?”

胡子张连连摆手道:“不,不是,公子不要错过好人,鹿灵岛的英雄怎么能是海盗呢!但他们是什么人,小的却不知道,只是看到了他们的衣服上面,都绣着金龙!”

“金龙?”凌寒想了想,倒还真的见过有人的衣服上面,绣着金龙,“是九龙寨?”

“这我也説不清楚!”胡子张道。

“那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?我舅舅现在何处?”凌寒不再想那金龙的标志,现在唯一想做的jiushi寻找到舅舅冰烈。

“我们随着那海盗的船在海上漂泊了几日,那海盗也上了一个小岛,不过比这鹿灵岛要小的多。后来那海盗便将冰爷和我们带到了那岛之上,依旧每日折磨冰爷,而我们这些人,便都当成牲口一般,给他们干活!直到前三个月,鹿灵岛的英雄去了那海岛,才将冰爷和我们解救出来!”胡子张道。

“这么説我舅舅没死?”凌寒惊喜的道。

“冰爷被救出的时候,已经奄奄一息,幸好那独狼与凶狼二位英雄将冰爷带回这鹿灵岛上治伤,这才保全了冰爷的性命,只是这三个月,冰爷一直躺在床上养病,而我们,为了报答鹿灵岛英雄的jiuming之恩,便在岛上做些活,想着等冰爷伤好了,在出去寻找公子!”那胡子张道。

凌寒听罢,顿时chénmo,独狼救了自己的舅舅,而自己却将他击成重伤!那凶狼铲除海盗,此时却被当成海盗,被沈庄擒获,成了阶下囚。凌寒一时有些心慌。

“那我舅舅现在何处,你可知道?”凌寒收起思绪。

“这祸事一起,四处混乱,小的也不知道冰爷现在何处!只是知道之前,冰爷被鹿岛主请去吃酒!”胡子张道。

露琼在一旁静静的听着,见凌寒的脸色阴晴不定,便ānwèi道:“寒哥,冰爷他吉人自有天相,不会有事的!”

凌寒忽然听到鹿灵岛的伤员yizhèn哄笑,便站起身来。

原来凌寒正在bāngzhu露琼医伤的时候,一个虎卫的统领跑了过来,见那守卫的虎卫军士只是远远的围着鹿灵岛的伤员,没有一个敢靠近,不禁高声骂道:“你们这帮懒鬼,居然还没有动手!”

“统领,他不许……”一个虎卫军士怯生生的指了指站在中间的天宝。

“他是谁!居然敢管我们虎卫的事?”那虎卫统领看了一眼呆头呆脑的天宝,抽出钢刀,便朝着天宝扑来。

方才天宝喊了一圈,没人敢来应战,正闷得发慌,心中想着:这群胆小鬼,别看穿的亮晶晶的,原来是唬人的!

正在想着,就见一个穿着亮晶晶的铠甲的虎卫持刀朝着自己奔来。天宝心中一喜,笑容满面的迎了上去,道:“你是陪我来玩的么?”

“玩你老母!”那虎卫统领持刀就朝着天宝的头上砍来!

天宝见这虎卫统领一脸的杀气,而且看样子比周围那帮窝囊废要强出许多,口中也道:“我也玩你老母!”抢先一拳,击中了那虎卫统领的胸口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就将那虎卫统有机构指出领轰了出去。

“统领,不要莽撞,他是……”而那虎卫统领身后的那个虎卫军士还没有提醒完,就见那虎卫统领四仰八叉的摔倒在地上,钢刀也甩出了好远。

“原来是个绣花枕头,中看不中用!”天宝一击得手,洋洋自得。

“反了你了!”那虎卫统领恼羞成怒,急忙爬了起来,挥拳朝着天宝冲了过来。

天宝一见,心中大喜,嘴上叨念道:“好小子,还挺抗打!”説罢,也朝着那虎卫统领扑去。

天宝临近那统领,一闪身,躲过了虎卫统领气势汹汹的一拳,随后一脚朝着那虎卫统领的下盘踢去。

那虎卫统领的重心在前,下盘遭受天宝这一脚,身体顿时腾空,双手还yizhèn的虚抓,朝着前扑去,结结实实的摔了一个狗啃屎。

天宝看了,yizhèn大笑道:“那狗屎好吃么?”引得那鹿灵岛的伤兵都yizhèn哄笑,只是一笑牵动了伤口,还没笑完,便都开始呲牙咧嘴的哼唧。

两名虎卫军士急忙将那虎卫统领扶起。

“呸!呸!”那虎卫统领连吐了几口摔入口中的泥沙,恼羞成怒道:“xiongdi们,一起上,给我宰了这臭小子!”

只是那虎卫统领喊罢,周围的虎卫军士竟然没有一个敢动手的。那虎卫统领不由得有些吃惊得道:“你们怎么了,都反了么?快随我杀了这些鹿灵恶匪!城主有令,一个不留!”


芜湖妇科医院哪家好
平顶山去哪里看白癜风
哪种软肝片的效果好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